为响应国家去产能政策的实施,截止今年11月份,泉沟镇辖区内煤矿全被关停,镇域煤矿口全部封堵。至此,在泉沟镇存在数十年历史的煤炭开采业,彻底退出了历史的舞台。煤炭产业链瞬间抽离,留给这座老矿区的是绵延不尽的转型探索。

泉沟镇是省内著名的煤炭乡镇,这个总人口只有4万多人的镇有6座煤矿。这些煤矿,不仅每年为泉沟镇上缴近3000万元的利税,更带起了一条很长的产业链。昔日,泉沟镇产业“一煤独大”是不争的事实。近日,记者来到红旗煤矿,这个曾经繁忙的煤矿关停后,显得十分冷清。

红旗矿业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 武友说:“红旗煤矿始建于1971年2月。四十多年来累计贡献地方税收近两亿元。安置劳动力近千人。2016年11月按照国家产能关闭政策,退出产能。关井闭坑。对所有员工进行妥善安置。”

伴随着泉沟镇内煤矿的全部关停,残酷的现实也随之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:财政收入断崖式下跌,采煤沉陷区需要治理,大量从业人员失去原有生计,农民增收乏力等问题凸显。

壮士断腕促转型。1.3万亩的煤矿沉陷区一直是泉沟镇的沉重“包袱”,近年来,泉沟镇依托我市推出的“光伏领跑者计划”,在沉陷区发展起了光伏农业。投资11亿元的晶科电力农光互补项目已经建成冬暖式大棚273个、春秋棚1842个。看到蓬勃发展的光伏大棚农业,今年,曹海清和他的合伙人承包了二十多个光伏大棚,在家门就实现了创业梦想。

泉沟镇光伏大棚种植业户 曹海清说:“以前我在外地搞个小承包,钢结构什么的,现在工人工资比较高,加上外面滴活不好干,我几个人商量一看,光伏的大棚比较有前景,也有市场,价格很好,老百姓都得吃菜,俺就选了这个行业。”

记者在曹海清的蔬菜大棚里看到,这里的蔬菜郁郁葱葱,长势喜人,一派暖意融融生机盎然的景象,工人们正忙着授粉。

工人 朱同芳说:“俺在这里打工很近,俺的年龄也大了,出去也没人要,老板对我们还好,七八十块钱又不累,这个比干么都好。”

据了解,整个农光互补项目占地7500亩,项目不仅有效利用了沉陷区,还带动了周边9个村的发展,群众既有土地流转收益,还能到基地打工挣钱,过去沉重的“包袱”成了今天宝贵的资源,泉沟镇孙家庄村就是其中的受益村。

泉沟镇孙家庄村委会主任 王富刚说:“自从咱这个农光互补来到咱村里之后,咱孙家庄村占地五千多亩,有一半儿土地流转到农光互补,土地流转出去了,咱农民的以前经济收入,主要是依靠种地瓜和花生,收入比较单一,自从引进农业光伏之后,咱的农民可以种大棚,从以前的职业农民,现在转业成产业工人了,有了一个双收入。”

当煤矿逐步关停后,泉沟镇还加大了对勘探产业的引导与扶持力度。勘探产业是泉沟镇的传统特色产业,起步于20世纪60年代,在“靠煤吃煤”的年代,这一产业基本属于自由式发展。近年来,泉沟镇以地质勘探业为发力点,集中资源优势,精准发力,突出产业转型,对产业进行接力培育。目前全镇已拥有钻机2000余台,勘探队伍156家,制造销售业户80余家,从业人员超过万人,一线人员人均年收入5万至8万元。截至今年11月底,该产业利税已超过2800万元。

同时,泉沟镇还把发展乡村游、生态游转化为农民增收致富的金钥匙。近年来,相继建成了龙水泉、益民康乐、十里荷塘、勘探馆、民俗馆等一批乡村旅游景观。如意谷项目所在的赵家峪村利用房舍、林地等集体资源,与如意谷公司联合成立旅游公司,村民变“股民”,实现了多渠道增收。

泉沟镇党委书记 陈凯说:“资源枯竭、煤矿关停的严峻形势倒逼泉沟镇去想办法,找出路。在深入研判全镇资源禀赋和比较优势的基础上,我们坚持以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为核心,大力发展地质勘探业、光伏农业、乡村旅游三大产。加快新动能转换,推动镇域经济高质量发展,努力建设“产业兴、生态美、乡风好、百姓富、机制优”的新泉沟。”

新泰广电融媒体中心记者 杨怀飞 张保荣 报道